谱牒谱序 >>

宣统二年三修桂田序

副标题:修桂田禹氏序   文章来源:__   责任编辑:xuemenjun
  编辑 

上传时间:2015/11/22 15:25:34

宣统二年(1910年)三修桂田序

  

我团山禹氏之谱,……成于中国危而复安、断而复续、缺而复全之日,今豪称四修云。或有难之者曰:“考邵邑各著姓,多来自明,其谱有至五修、六修、七修者矣。禹居团山,来自西晋,历年一千七百二十余载,传系六十世,更朝一十六代,而谱方四修,抑何相反若此以为疏耶?……不几令人以来自西晋为无据乎?指为冒妄,则西晋禹氏,实非豪门贵胄;指为攀援,则所祖太白,亦非名公巨卿,究竟原委若何?愿闻其说。”

予告之曰,我团山禹氏之谱,今云四修,指印修言也。印修以前,尚有缮修谱,为我永元、佐浩二公所合纂。缮修谱以前,尚有祖遗谱,为我永元、佐浩二公所共核。缮修谱成于明嘉靖初元,祖遗谱则年代久远,无后(法)研考矣。何得谓为初修以前,来往千载,迄未一谱之修之耶?明宋景濂曰:“甚哉,谱之难稽也。君子当尽其心于所不知,信其心于所可知。”吾以之读吾谱焉。夫永元公乃明广西白石潭巡司(木头车按:明代白石潭巡检司在桂林府灵川县,洪武十四年创设,巡检使为流官,下领弓兵三十名。——林勇《明代广西巡检司建置变迁的地理学考察》),于正德间致仕归里者也。佐浩公亦明南京吏部省祭,是时告归者也。永元公以年高八十之人,当嘉靖承平之日,率姪佐浩而修谱,断不得轻易孟浪从事而蹈娄敬、崇韬冒妄攀援之失,此吾信其心于所可知也。至三十一代以前之世系,有图无表,人徒存名,齿不多录者,必因当日避乱,为携带及隐藏计,近详远略,不得已而如是删录,俾免異日感生伊尹空桑之痛。第不知其避元入寇之乱而为此欤?抑避吴洗伐之乱而为此欤?则文献无征矣。要之,皆孝子慈孙之所伤心而莫可如何耳。否则岂有传世三十派仅一线,生聚千年丁仅五人耶?又岂有生配没葬之存阙,恰整从三十一代而划若鸿沟耶?必不然矣,此吾尽其心于所不知也。吾因是而更有感焉。

我禹氏三十五代以上初无班联,现传班联以“沐天”为首起于三十六代,实属创举。当宋理宗宝佑之初元也,蒙人之兵力已灭大理,降吐蕃,围襄阳,侵交趾,中国西南多为所有,衣裳鲜介,遍地腥膻。我先哲于是时于“沐天”字下倐续二十六字,拟成原编排,预定于谱,以作班次而垂示子孙。意欲后嗣子孙,永远联同宗而驱异族耳。

初修谱编排志称,自明以降,班排未立,嘉靖间,元公、浩公照“沐”字作班递至“春”字(即“沐天应元崇宗祖,永佐朝廷富世兴,再加安邦定国志,金玉荣华贵万春。”),合二十八代云云,殆未加深考。参阅安文登岸公初修谱序内:“后宋以来,始立班联”相承后代等语,便知其误。

后二十八年而宋亡,蒙古建元已十九年。今细绎编排词意,曰“沐天”,曰“崇宗祖”,示“应元”,非得已也,“兴朝廷”而曰“永佐”,寓睠怀故国之思,“志安定”而曰“再加”,蓄光复神州之锐,末句者,祝辞也,其富于种族思想,其富有团结精神,均隐隐见于预定班排内矣。

明太祖以子孙蕃众,命名虑有重复,于东宫诸王世系各拟二十字,字凡一世,子孙初生,以拟定一字为命名之首,其下一字临时定议,编入玉牒,字完复拟,永乐时,遍行天下。殊不知,我禹氏已早于百数十年前先行之。

后五百余年而有稽亭志谟(即禹之谟,1866年生,字稽亭,谱名志谟,湖南双峰县人。民主革命先驱,民国奠基者。光绪三十二年被捕入狱,1907年在湖南靖州被绞杀。)者出,不惜牺牲一身以救同胞,而倡言革命,震醒国魂,事在革命史上放一页光荣。人以为疾清廷,吾以为掀祖蕴人以为开自由之花,吾以为结团族之果。今日者,满余已去,倭寇继降,还我河山,重覩天日,于四修谱内,增编表志,亦犹是此物此志也。吾老矣,无能为也已甚,望后之贤哲,聰听祖考之遗训,率乃祖攸行,毋同室操戈而起他人之觊觎,是幸。

0
0
0
浏览量:66   点此复制链接 分享阅读+
最 新 动 态 ↓